第一章 怒江丧命
    第一章 怒江丧命 (第1/3页)

    夕阳如画,晚霞编织成的绚丽锦缎铺满了半边天,映在江水之上,如一朵朵怒放的红莲,几只晚鸦带着归家的鸣声低空划过。

    晚风呼啸,惊涛拍岸,卷起的江水如血珠般纷纷落下,湿了岸边,淋了岸上人。

    一个清丽绝俗的白衣女子临江而立,额前渗着细密的汗珠,散乱的秀发随风飞扬,衣裳起伏不息,温柔的脸上满是悲凉,然清澈的眸子里含着一丝期盼,痴痴地凝视着前方。

    “王妃,我们怎么办?”丫环紧搂着怀中的孩子,满面惶恐望着与她们对峙着的黑衣人。

    苏暮卿何曾不害怕,身无退路,若是后退一步,就将葬身于这怒江之中:“绿儿,王爷他……他应该很快会来救我们。”即便这话不过是安慰自己,心中却依旧相信他不会真那么无情。

    绿儿紧蹙的眉头无法舒展开来,看着王妃故作淡定的模样,她的心也跟着抽痛。王爷他……她难道要告诉王妃,面前的黑衣人中有一人便是王爷的贴身侍卫吗?从不离身的侍卫,这时却是追杀着王妃……这般想着,她的眸中不由得渗出了泪水,王妃怎这般命苦,她都愿意抛下一切荣华富贵,只守得小王爷平安长大,王爷他们怎还不放过王妃。

    她哽咽道:“王妃,你带着小王爷快些跑,绿儿替你拦着,或许这个时间,王爷正好赶来了。”说话间,她将孩子塞到苏暮卿的怀中。

    苏暮卿紧搂着孩子,垂眸望着沉睡着的孩子,那么相似的容颜,却被说成是她与旁人苟且的孩子,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他会来?她们不过都在自欺欺人。

    五年的夫妻情分啊,终是抵不过另一个女人的软玉温香。五年里,她全心全意爱着他,为他出谋划策,为他挡出所有的危险,甚至为了他,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可最后呢?

    过去的恩爱缠绵,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讽刺,所谓的一生一世,也不过是一句虚无缥缈的谎言。

    “哈哈……”苏暮卿仰头大笑起来,她笑自己太傻,太容易相信人,总让人三言两语哄了过去,就连能够保得她一生平安的大权,她竟然都傻乎乎地拱手交人,如此也难怪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王妃,快走。”绿儿急急地催促道,“绿儿可以拖住他们些许时间。”

    苏暮卿摇了摇头,她不走了。她直起头,视线越过黑衣人,直直地望向远处停在角落上的马车,他们早来了,这一场好戏他们怎会轻易错过?纵使她再傻,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她苏暮卿究竟是错在哪儿,他要这般对她?凄幽地声音从她惨白的双唇之间溢出:“为什么?”

    “王妃?”绿儿又是一身急呼,黑衣人越来越近,要是再拖延下去会连出去的缝隙都没有。

    苏暮卿收回视线,落在其中一黑衣人身上,平静地开口道:“长尹,还望你能够将王爷和侧王妃从马车上请下来。”

    黑衣人的身子明显一滞,他摘下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她们最熟悉不过的容颜,他飞速地向着远处的马车而去。

    片刻之后,苏暮卿看到一袭华贵衣裳的女子翩然而来,美丽且端庄。

    苏晚卿笑着向着她靠近,嘴角带着胜利的微笑:“我的好姐姐,好久不见。姐姐,王爷不是让你好生在佛堂里守着呢,怎跑到这波涛汹涌的江边呢?就算是你不愿意见妹妹我和王爷拜堂,也不该如此想不开呀。瞧瞧,你不是还有一个孩子吗?”

    五雷轰顶,苏暮卿怔怔地望着苏晚卿,她从来没有想到口口声声祝愿着她和王爷白头到老的女人却是破坏他们幸福的女子,而且还是她的妹妹。双脚一阵虚软,险些跌倒在地上,幸得绿儿眼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