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调教男人
    番外:调教男人 (第1/3页)

    积雪消融,山‘色’清明,日光照耀,天地间独然有一股清新温暖的气息。

    窗台暖烟霭霭,窗边煮酒温茶,道是忆欢意欢。

    苏暮卿时不时转头望向小‘床’上的人儿,看他闭眼而睡,看他咿呀而语,雅致的面容上敛不去幸福的笑容。

    如此,安宁的日子倒也是无事而为。

    好在心的平静是她一直来都渴望的事儿。

    她抬起手抚‘摸’了下那柔软的肌肤,‘唇’角的笑意更浓,这是她的孩子,她和最爱之人所有的结晶。

    “小姐,小少爷他又睡着了?”小燕端着一盘糕点进来,瞧着小‘床’上睡着的人儿,放低了声音,“怎得那么贪睡呢。”

    苏暮卿收回手,‘唇’角一直漾着淡淡的笑容:“小孩子都这样,玩累了就想着睡了,你丫小时候也是这样。”

    小燕放下手中的糕点,为苏暮卿换了一杯暖茶,嗔道:“才没有呢,搞得小姐看到过我小时候一样。”

    苏暮卿笑笑:“好了,小燕小时候是最清醒的孩子,时不时哭闹引起家人的注意。”

    “小姐!”小燕压着声音嗔道,“你又在揶揄我了。不理你了。”

    苏暮卿抬手捏起一桂‘花’糕,慢悠悠的咀嚼着,好久才语:“把小燕你留在身边果然是个明智的决定,什么都是一点就通,这从绿儿那边学来的手艺也当真是高了许多,怕都要赶超了那丫头了。”

    “哪有。小燕哪敢和绿儿公主师傅相比呢。”小燕嘴上虽这么说,但那一双依旧水灵灵的眸子里掩不住的欣喜,“小姐,那下会儿我再去学点厉害的。拿回来给你做做可好?”

    苏暮卿笑着轻颔首:“好是好,只是你也不想想我们这儿距京城有多远,要是你走了,我们几个可是要饿死在这儿了。”

    闻言,小燕嘴巴不由嘟起:“那怎么办?小姐,我当初就说你们不应该走得这么远,不是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吗?既然要隐居,城市也当是可以啊,那样的话还能够和绿儿朱儿他们近一点呢。”

    听着小燕的牢‘骚’。苏暮卿面上的笑容更浓。她侧首望向不远处的山。那山顶的积雪都不曾融化,入‘春’,寒意依旧料峭。

    来这儿两年了。帘儿都一周岁多了。

    这一日日里,虽然宁静,时不时的觉得无所事事,却也心安。

    于有些人而言,人情喧嚣也依旧寂寥,而于她们来说,这独有的安宁也依旧充实。

    “小燕,这儿不好吗?”苏暮卿收回视线,望着噘着嘴的小燕,的确也算是为难了这丫头了。这丫头本‘性’就是个绿儿一样的人儿,只因害怕被放逐而收敛起了‘性’子,这两年来,脸皮也厚了,‘性’子也就越来越外放了,为她安在这穷乡僻壤,毫无人烟的地儿也够是难受,“好了,若是想着他们了,就回去玩玩。只不过这次,不得带那么多的人来。”

    小燕当下喜形于‘色’,顾不得礼仪,冲到苏暮卿的身上,搂着她大声的道谢:“我就知道小姐最好了。小姐要等着小燕归来哦……”

    “怎得又想着出去玩了?”林墨檀跨进屋子瞧得那丫头搂着他的夫人不放,眉头不由得挑起,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蓑衣都不曾脱下,抬手将小燕给拎开了。

    “爷,你要不要这么小气的。”小燕横了林墨檀一眼,跺了一脚,“我是‘女’的,占不了小姐什么便宜。”

    林墨檀勾起‘唇’角,流‘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容:“你若要是男的,我早把你扔到楼里了。”

    苏暮卿无奈的笑笑,这两年来,墨檀对她的独占‘欲’越来越强,就连她多抱一会儿儿子也会使‘性’子,更别提旁人了。她上前为他解开身上的蓑衣,挂在墙头上。

    “今天运气如何?”

    “不多,五条鱼而已。不过只取回来一条,这也够我们吃一天了。小燕,还不快去将鱼儿给‘弄’干净了。”

    小燕撇撇嘴,暗暗的瞪了眼林墨檀,轻哼了声:“我要饿死你。”

    “小燕,爷我的年纪有些大了,这话听不清,你可是要重新说一遍?”

    苏暮卿看着这两个不对盘的人,‘唇’角虽有无奈的笑容,但那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却满是幸福:“好了,墨檀你也别逗那丫头了。小燕,去吧,在你离开这儿前,可是要将我们几个喂饱啊。”

    片刻,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林墨檀捏了一把睡着的儿子,便是开口道:“阿暮,这儿住着可是腻烦?”

    苏暮卿摇摇头:“还好,有你们在,哪儿还有腻烦的日子。”

    “只不过……”

    “不过什么?”林墨檀搂着苏暮卿的腰,两人倚靠在窗前,温柔道,“阿暮,什么时候说话吞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