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是北楼 这是哪
    第2章 不是北楼 这是哪 (第1/3页)

    在她的记忆中,上一世她才刺中厉司辰时张帆就闯了进来,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厉司辰也并无大碍。

    而后面,她被人绑架囚禁了一个月,才被厉子裕救了出来。

    事后,厉子裕告诉她,是厉司辰所为。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世的情况和她之前经历过的不一样?

    “您骗人!厉司辰不会死的,我要去见他。”

    秦暖整个人都好似在这一瞬间崩溃了。她不住的往后退,不肯相信厉老家主所说的话。

    当她退到墙角,背脊贴着墙壁再无处可退的时候,侧头就看见大开的房门。秦暖疯了一般的冲向门外,又再一次被厉老家主带来守在门外的护卫挡了回来。

    厉老家主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的护卫立即上前抓住她,趁着她没有防备,一个手刀将人劈晕了,送往厉家庄园最黑暗的地方——北楼。

    夏日的炎热给海边一个幽暗潮湿的废旧仓库增添上几分潮热,闷得人几乎透不过气。

    临头一盆冷水浇下,秦暖缓缓转醒。

    “你是谁?”

    望着面前陌生的男人,陌生的环境,秦暖茫然了。

    老家主不是叫人带她去了北楼吗?可这是哪?

    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十字架上以后,鞭子划破虚空的声音传入耳际。

    她的肩上一疼,鞭子的倒刺刮伤了她的肩膀,也擦伤了她娇嫩的脸颊。

    她还没来得及呼痛。长着大茬胡,左右臂膀都纹了纹身的男人,嘴里叼着烟,狂妄地捏了捏手里的鞭子。

    再次朝秦暖挥了过去,好似在试试他准备的鞭子是否趁手。

    “你管我是谁,给厉司辰打电话,叫他拿钱来赎你。”

    大茬胡拨通了电话递到秦暖耳边,同时还拿着刀抵在她的腰间威胁她。

    茬胡男人的模样有几分疯魔,他说话的语速很快,看上去非常焦虑。

    挨了两鞭子的秦暖还属于懵逼状态,听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